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抚州频道 >> 专访

江西东乡抗战老兵艾加盛

      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9月30日抚州讯(记者 黄李诗 报道)1941年12月23日,中英在重庆签署《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中国为支援英军在滇缅抗击日本法西斯,并为保卫中国西南大后方,保滇缅路这条最后国际交通运输线,组建了中国远征军。从中国军队入缅算起,中缅印大战历时3年零3月,中国投入兵力总计40万人,伤亡接近20万人。

      松山战役是滇西缅北战役中的一部分。1944年5月,在抗日战争后期,20万中国远征军集结滇西,进攻龙陵、腾冲和松山。6月4日远征军进攻松山,9月7日占领松山。江西东乡县邓家乡上杨村艾家组的艾加盛参加了这场血战,他目睹日本鬼子的惨败,看到日本鬼子被炸得飞上天,心中从满了无限的喜悦。

      热血青年弃笔从戎投身抗日

      江西省东乡县邓家乡上杨村艾家组46号,是艾加盛的家。1920年12月初十,他在这里出生。家中兄弟3个,一个姐姐,排行老三。父母是当地农民,家境贫困。但爷爷奶奶家生活条件还好,看见他喜欢读书,成绩还好,就一直供他读到初中毕业,并在1939年8月报名考入国立黄埔军校18期二总队工兵科学习。经过四年的认真刻苦学习训练,1943年8月,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云南昆明军5分校任少尉区队副,后调任陆军25军军务处少尉副员、战编13师中尉排长、师管区中尉连副和陆军49军直属工兵营上尉连长及上尉营副等职。

      艾老说,在读初中期间,看到日本鬼子入侵践踏自己祖国,日本侵略者的烧杀淫掠暴行和中国同胞受奴役遭凌辱的惨状,使他年轻人的心中燃起了对侵略者的无比仇恨。所以初中一毕业,就决定和同学一起弃笔从戎,来到四川成都报考军校,扛枪打仗,狠狠打击侵略者,以实际行动报效祖国。

      就在他学习期间,1942年秋,家里又发生了一件大事情,更加激起他对日本鬼子的无比愤怒,他的父亲差点惨死在日本鬼子刀枪下。那天,日本鬼子来到东乡县烧杀抢夺,在东乡县城郊外抓了3个老百姓,其中之一就有他的父亲。日本鬼子残忍地杀死了其他2个后,在他的父亲右腰深深刺进一刀,左手臂也刺进一刀,鲜血迅速流遍老人全身。他父亲倒地没有吭声,强忍着伤口剧痛。日本鬼子以为他死了,弃之走后,他的哥哥才把身负重伤的父亲背回家,四处寻医用草药医治,最终老人被医好,活到70多岁。

      历史上,日军在由东乡县城开往黎塘途经赛阳关时,与国民党军队激战昼夜,死亡300余人,史称赛阳关之战?。

      远征松山全军获得国防部嘉奖

      艾老首次与日本鬼子面对面进行打仗,是1944年4月随部队从云南远征到缅甸松山地区,参加松山战役。1944年5月,为打通滇缅公路,中国远征军集结滇西,进攻龙陵、腾冲和松山。经过四个月的鏖战,光复腾冲,而和腾冲战役同样以惨烈闻名的,还有松山血战。

      他当时在工兵营任上尉连长。开始几仗部队都没有打好,敌人阵地始终攻不下来,而且伤亡较重。因为日军从1942年占领松山后,就在那修有非常坚固的准要塞式防御工事,并配备强大火力。再加上那里的地势险要,“前临深谷,背连大坡”,易守难攻。怎么办?松山不克,滇缅公路不通,交通运输困难,反攻龙陵、腾冲,就会得而复失。所以说松山战役是滇西战役中关键性的战役。

      这时,部队想出一绝招,在松山底下挖地道。调集500多名士兵,白天名义上是挖战壕,但在晚上秘密地挖山洞地道。经过两个多月艰苦奋斗,终于挖出了一条长20多里路,大小只能容下2个人进出地道,一直挖到通往日本军的工事底下。

      艾老说,在此战斗中,他运用在军校所学的军事知识技能和另外一名战友一起负责辨别挖地道的方向,以确保地道能通到敌人工事下面。他们两个人轮流值班,一个值白天,一个值晚上。地道挖好后,部队再埋下3吨多TNT烈性炸药,装好雷管和导火索随时待命。几天后的一黎明时分,接到上级战斗命令,由工兵营长亲自点火引爆炸药。瞬间,随着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地动山摇,敌人阵地上火光冲天,日本鬼子被炸飞到半天空再摔下来,在高山顶上的日军及其军事设施立即全部化为泥土。艾老说到这,情绪非常激动,脸上露出带着胜利般的灿烂笑容。

      松山战役大捷后,艾老他们全军受到了国防部及友军一致高度赞誉,并获得国防部嘉奖。随后他还参加了数次抗击日军的大小战斗,先后几次负过轻伤,但始终没有下火线,多次立功受奖。

      松山战役全歼日军

      艾老说,当年5月,为了打通中国抗日战争的生命线——滇缅公路,中日两国军队在这座面积18平方公里的大山里厮杀了近百天。中国远征军以伤亡7763人的代价,全歼据守的1300名日军。这次胜利还有另一个非比寻常的意义,这是抗日战争以来,中国军队第一次收复失地。

      原来,当中国驻印军从印度反攻缅甸时,新组建的滇西远征军也结束了为时两年的怒江对峙局面,开始了从云南重返缅甸的滇西大反攻。滇西大反攻是世界军事史上最为惨烈的殊死血战之一,其中松山战役和腾冲战役尤甚,堪称“焦土抗战”。松山的许多阵地,都经过多次争夺,中国军队前仆后继,付出了极大代价。其中荣三团1600多人,打下主峰下山时,仅剩200多人。艾老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战斗,是一个团部组织了一支敢死队,每人先发法币5000元,若拿下主峰,再发5000元。敢死队员都把钱背在背上,流着泪,场面极为悲壮。当敢死队冲上子高地后,由美军联络官温夏克少校和崔继圣率领的美国兵重机枪掩护队也冲上了子高地。那个团的团长崔继圣和美国兵都是第一次上最前线,到达大炸坑,他们被眼前的惨状惊呆了:四周密密麻麻地堆放着双方官兵的尸体,有的互相扭打成一团,你抱着我的头,我卡着你的脖子,你抓着我的大腿,有的甚至还在蠕动呻吟,被死者的污血浸透的土壤发出阵阵腥臭和硝烟味,仿佛在哭泣和燃烧。

      果然如军事家们所料:斩开松山这道险关,立即打破怒江战场的僵局。9月8日,潮水般的部队和后勤辎重通过滇缅公路,开往龙陵。14日,腾冲告捷,怒江的中国军队左右两翼连成一片,向龙陵合击;而日军迅速溃败,向缅甸境内撤退。

      艾老说,松山,宛如一座高耸的抗战纪念碑,永远屹立于怒江之畔,它险峻的身躯向世人昭示:犯华夏者,虽悍必诛。

      想念为国捐躯战友和黄埔军校同学

      松山战役打完后,艾老的部队被调到沈阳整训,编入45军。1948年10月,在黑山战役大败后,部队被打散了,留住性命的各自逃生。艾老丢掉武器,空手走人。途经湖北武穴时,遇到白崇禧的部队,上轮船时,士兵要检查他的船票,因为没有船票,就搜走了他身上唯一的12块银元钱财。最终,他用了4个月时间才走回到老家东乡,身上只留下一件破烂的棉衣。刚进家门时,年迈的父亲看到他如此落魄的样子,抱住他老泪纵横,他也痛哭流涕。

      回家后艾老起初到县里夜校上课,教文化,白天又回到乡下种田收割稻子。由于在家务农不会,别人一天能挣10个工分,他最多只能挣到8个工分,就来到县城开饭店。现在生活好多了。他育有7个小孩,4女3男。

      如今,每当艾老看到抗战内容的电影电视时,心情非常激动,特别想念为国捐躯的战友和黄埔军校的同学们。好在黄埔军校毕业50周年之际的1989年7月,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历届黄埔军校同学通讯录。1989年10月又成立了黄埔军校同学会,使他每当在思念战友时,就可以拿出来翻一翻看一看,给予心灵一点慰藉。那两本书是他生命中最重要东西,他说要好好地把它们保存。

      隆隆的炮声厮杀声随着历史远去,时光早已冲刷了为国捐躯的勇士们的淤血。今天的人们,享受着牺牲的勇士换来安宁和幸福,在阳光明媚的华夏大地自在地生息。我们同样也在享受先烈给我们的福音。可是,我们能为先烈们做些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