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抚州频道 >> 专访

日本投降前一天他还在激战

      

      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9月16日讯(记者 黄李诗)出生于江西崇仁县航埠乡周舍村的周顺昌,今年89岁,是一名抗战老兵。1943年参加了中日战争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会战——豫湘桂战役,直到在日本投降前一天,他还在跟日本鬼子激战......

      18岁参军闹了个笑话

      星期五的上午,远处的田野在明媚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静谧和安详。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辗转,终于来到了抚州市崇仁县航埠乡周舍村周顺昌的家。

      周顺昌住在一幢老房子里,这是20世纪70年代风格的红砖瓦房,从他家里的陈设看,老人的生活不算宽裕,但可以算得上美满。老两口现在虽然年纪大,但看上去身体硬朗、精神矍铄,说话声音宏亮,只是听力有些背,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完全不像一个89岁高龄的老人。大家坐下来后,在他孙子的帮助下,周老慢慢地讲述了他的抗战经历和此后的人生喜乐。

      周顺昌于1926年出生,1944年正月,年仅18岁时被时任第3战区26军某排上尉排长的表兄说服主动投军。因战时征兵,凡有两个以上男丁必须有人去当兵,而他恰恰是两兄弟,4妹妹,家庭贫寒,生活困难,兄长要留下来养家,而当兵可以得到“抗战军人证明书”和6担稻谷,又听说符合条件不去当兵会被抓去,用绳子捆绑押送去当兵,很多人被捆绑着在路上就死了。想到自己是双丁家庭,没有钱请人代为当兵,不如主动投军,因此和本地另外四个年轻人一起跟着表兄投军,在抚州军区报名参军。这五个人中,周顺昌最年轻,其他人分别是19、20岁和两个24岁的。

      周顺昌饶有兴趣地说投军时闹了个笑话。当时,人们都不愿意当兵,有钱的人就花钱请他人代替当兵。可突然有人要自愿当兵,而且一来就五个,部队怀疑这其中一定有蹊跷:他们会不会是地方土匪想混进来部队摸枪走人?于是部队就对他们五个人进行了单独的问话。一个军官要周顺昌把手伸出来,看是不是摸过枪的手,结果发现他和其他4个人都不像,都是拿锄头的手,这才放过他们。随后周顺昌被分配在第3战区26军41师123团当步兵,不久后当上了炮兵,自己耳聋的毛病就是当炮兵落下的,被大炮发出的超大声音震聋。从军第三天,没经过任何训练的他领了一套棉衣、一双草鞋后匆匆走上战场。

      日本投降前一天还在激战

      周顺昌参军后,他们的部队开始驻扎在金溪黄狮渡一带,不久后后接到上级命令,由江西调往贵州。1945年6月,在贵州独山参加中日交战最后一场大会战——豫湘桂会战。在这场战役中,他的脚肚子被子弹打伤。不久后,部队被调往湖南参加湘西会战,多次得到了第十军的掩护,在周顺昌的印象里,会战中第十军伤亡最为惨重,战争场面相当惨烈,他清楚记得在湘江以西一个天主堂被完全炸毁。他们在湖南的醴陵战斗了两天。在湖南衡阳打了20多天,部队伤亡惨重,一名连长受伤,两名排长阵亡,同去参加这场战役的同乡全部负了伤,只是他没事。

      后来部队再转战广西柳州整编与日军继续交战,周顺昌在战役中提升了排长。由于在广西的大山里,日本的重武器发挥不了作用,加上长期有大雾,日本飞机派也不上用场,山里地形复杂,坦克也没有用武之地,大炮在大山里也难施展。日本部队当官的穿马靴,士兵穿牛皮鞋,在山里行军都不如国军穿草鞋方便,加上国军得到老百姓的帮助,消息灵通,因此,在广西重创了日本兵。那场战役以日本军队战败而结束。湘西会战的胜利也标志着中国抗日正面战场由防御转入反攻阶段。

      ???由于通讯不便,他们并不知道外面的变化,直到日本投降前一天还在跟日本兵激战。第二天突然没有了枪炮声,正在困惑中,接到日本投降的消息,他的部队也就地执行接收日本兵投降的任务。缴了械的日本兵容易被老百姓打死,他们的任务是,一是保护这些投降的日本兵,一是带这些日本兵去从事一些恢复交通之类的工程。

      抗战胜利后,周顺昌随部队调山东担任青岛一带防务。1949年淮海战役后,部队被遣散,因不愿意再打仗,他自己跑回老家崇仁航埠种田一直到今天。

      如今的生活老人很满意

      每当回想起以前,一切都在周顺昌的眼前,就像昨天。豫湘桂会战打的很惨烈。周老说,1943年夏秋以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形势发生转折,中国持续抗击日寇,牵制了日本大部陆军兵力,在欧洲战场,德意法西斯逐渐溃败,日本在太平洋战场也接连失败,海上交通线被切断,南洋日军面临被切割的困境。为此,日本困兽犹斗,制定了从中国战场寻求突破,企图固守大陆以坚持长期战争的计划。因此,表面看来是日本的积极进攻作战,本质上却是出于防御目的。战役中,至少2.4万日军死亡,加上伤病者共十万人。日军尽管达成作战企图,却无力保障大陆交通线畅通,也未能阻挡美机空袭日本本土。除此之外,由于分散了兵力,反而为中国军队反攻提供了条件。

      据了解,文革期间,因为曾经是国民党的兵的缘故,很长时间里在农村被批斗,戴高帽、游街、做重活,那段日子苦得很,被打成了反革命,但周顺昌说公安局没有定他是反革命,只是大队有的人硬说他是,还说他当过国民党的营长,“唉,哪有的事啊,都是乱说!”老人想到这段往事,略显无奈。

      周顺昌在说到今天的生活,脸上充满喜悦。他育有四子五女,如今真正是儿孙满堂,有两个儿子在福建厦门安了家,生活幸福,其他的孩子也生活不错。并被授给参加抗战老兵纪念勋章,得到了基金资助,作为国民党部队的抗战老兵能够得到这样的结果,老人很满意。

      也许,一段正在远去的历史,有我们不该遗忘的记忆和我们应该弘扬的伟大精神,抗战老兵是承载着这些历史、记忆和精神力量的瑰宝。而后人,更有义务让这些英雄回归,让他们保家卫国的精神一直传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