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抚州频道 >> 专访

水舞花飞耀羊城 彩霞映照作罗裙

      抚州城是一个古老的城市。相传文曲星君的坐骑是只公羊,公羊趁文曲星和老寿星下棋的时候,私自来到了人间,它被抚州的茂林修竹、花香鸟语的美景倾倒而忘返。根据这个传说,人们便把抚州叫做“公羊城”、“羊城”。时下,正值高温酷暑,当人们走在炎热炙烤城市的街道上,伴随着一阵优美的音乐声洒水车缓缓驶来,洒下一片飞舞的水花,心情一定会舒畅许多!

    马路“天使”洒水靓街道

      随着抚州市城区框架的不断拉大,城区的街道也随之延伸、增多。要使这些街道保持靓丽容颜,不仅需要环卫工人每日保洁,还需要清水洒水降尘保湿。

      途经抚州市城区的赣东大道、临川大道等等街道,市民经常能看见伴着清脆悦耳的音乐悠悠驶来的洒水车,向道路两侧不断喷洒着清水。远远看去,洒水车犹如翩翩起舞的少女,不断舞动着“白色罗裙”,为每条街道拂去灰尘、消除干燥,给行人带来清新的空气。近距离观看,才知道驾驶洒水车的竟是抚州市环卫处已过不惑之年的普通女职工――罗卫红。

      罗卫红,今年45岁,在洒水车的岗位上工作也有25年。每天凌晨2点30分,当人们还在睡梦之中,她就开始操纵方向盘驾驭“银龙"行驶在市区大街上。早上8点之前,城区主要街道已全部洒上了一遍净水。周而复始,除了雨雪天气,一年至少有280天都是如此。

      走在洒过净水的街道上,一些市民都会竖起拇指,称她是滋润城区街道的“天使”。

    平凡普通的岗位

      25年前,罗卫红分配到清运所开洒水车,被本系统的同志称为“洒水西施”。她既满意又兴奋,以为开洒水车只是“马达一声响,车轮飞驶、水花四溅”,工作不但轻松,而且可以在城区兜风。用大家当时的话来说,当个女驾驶员十分风光。可上班没几天,罗卫红就想打退堂鼓了。因为,她每天必须凌晨2时起床,且天天如此,所有的生活规律都被打乱了。第一次独立洒水作业恰逢隆冬,气温低于零下5℃,水泵被冻住了,她使尽全身力气也扳不动。那时没有手机,大清早的,四下找不着人影,罗卫红急得直哭。后来,无奈的她只有等到天亮,徒步走回单位求助修理工帮忙。

    越是高温越要“上”

      夏天的抚州城可以说是酷暑难熬,尤其是在下午2时左右,城区道路路面的气温都在四五十度以上,洒水车洒出的水就像是洒在烧烫了的铁板上,热气直往驾驶室里涌。洒水车里没有空调装置,罗卫红坐在驾驶室里,就像是在蒸桑拿,汗水湿透了全身。她汗水一抹,依然坚守岗位。

      到了秋季,路面上灰尘较多,洒水车洒水过处,街面上灰尘四起。由于洒水车密封性能差,在城区洒完一趟清水,罗卫红浑身早已沾满灰尘,变成了“灰姑娘”。

      日复一日、冬去春来,罗卫红练就了一身“战高温、斗酷暑”的本领。

    柔情呵护城市最温馨

      当付出的辛勤劳动不被极少数人理解时,罗卫红也曾感到委屈。有时,在清晨播放音乐洒水的时候,有人会拦住洒水车指责:“吵死人,把我的瞌睡都吵醒了。”又有人说:“音乐声音太小,水溅到我一身。”对此,她都默默地承受、毫无怨言。现在抚州市城区洒水的道路是25年前的6倍长。罗卫红每天要洒5趟水,从凌晨2时30分到晚上8时,每趟作业平均洒水15公里,全天要洒75公里,一年总计洒水21000余公里。

      一路走来,泪水、汗水要多过欢笑。但是,看着城市日益变得干净整洁,街道上年轻姑娘们的裙摆肆意飘扬,罗卫红说:“开洒水车这么多年,我无怨无悔。”(涂婵 记者 黄丽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