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抚州频道 >> 专访

抗战老兵回首烽火岁月

      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8月31日抚州讯(卿波 记者 李诗)在艰苦卓绝的八年抗战中,在国难当头的危急时刻,无数热血青年前赴后继的奔赴抗战最前线。他们抛头颅,洒热血,保家卫国,共御外敌。

      家住临川区荣山镇的抚州老兵陈日初便是其中一位,今天,陈老将带我们回到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重温那段悲壮惨烈的往事……

      个人命运和国家命运联系在一起

      今年91岁的陈日初家住抚州市临川区荣山镇,小时候家境贫困,父母世代务农,兄弟三人靠租种地主家的30亩薄田度日。为了让家中有个文化人,不再受人歧视,在他12岁时,全家人节衣缩食用稻谷抵学费供他读了两年半私塾。虽然只读了两年半书,在当时的农村也算得上是“小秀才”了。

      如果不是因为战争的爆发,也许陈日初会和所有中国普通农民一样,继续过着这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也或者会做些小买卖谋生,过上平稳安定的日子。但随着1937年中日战争的全面爆发,陈日初已经没有选择了,和那个年代的许多年轻人一样,他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了。1942年11月,在陈日初刚满18岁时,正值中国抗日战争最困难之际,为补充部队的伤亡减员,国民党政府加紧征召兵员,按照当时3丁抽2的规定,陈日初被抽去当兵。而此前他的二哥已经被抽到河埠乡公所当乡丁,尽管母亲依依不舍,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流着眼泪忍痛告别。

      因为担心这些征召入伍的新兵中途逃走,新兵们都要被绳捆索绑,在荷枪实弹的士兵押解下前往部队,一路上吃尽苦头。所幸接兵团的一位徐副官也是荣山镇光荣村人,看在老乡的份上,对陈日初非常关照,没有让他去司管区,即新兵连,而是直接编入预备9师27团,奔赴福建省漳州市,在海澄县军医院当了一名看护兵。

      半年后,陈日初重新编入福州107师320团3营7连,开始接受正规训练。在这儿,他真正体会到部队生活的艰苦,不但伙食差,穿着也简陋。平日里一日三餐都是青菜就糙米饭,偶尔来碗黄豆煮肉就如同过年了,身上的衣服一直到冬季11月份都还穿着单军装,脚上则是草鞋,训练一停下来便冷得直哆嗦。

      尽管条件艰苦,大家训练都很刻苦,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这道理都懂,而且此时形势也极其紧张,日军进犯的消息不时传来。为了狙击日军的入侵,70军所属两个师(107师和预备9师)分别驻守在福州和漳州,严阵以待,战事一触即发。

      第一次参加战斗有点紧张

      就在人们猜测日军究竟会不会来的时候,日军终于来了。1943年8月,从马祖方向气势汹汹地开来了大约一个联队的日军,先是飞机在天空疯狂地俯冲扫射,然后是猛烈的舰炮轰击,战斗在马尾打响。

      马尾,这个曾经多次遭受战火洗礼的地方,再次面临一场浩劫。早在清末(1884年8月23日),法国舰队袭击福建水师,爆发马尾海战。因受到李鸿章对外妥协退让的影响,福建水师在未作任何战守准备的情况下仓促还击,遭受惨败。海战不到30分钟,福建水师兵舰11艘、运输舰19艘全部被击毁,官兵阵亡521人。此后,日军又多次入侵马尾,1941年4月18日,日军攻占马尾,对海军马尾造船厂疯狂掠夺,对敢于反抗的工人血腥屠杀,据不完全统计,抗战期间,马尾地区被日军轰炸达107次,最多一次空袭有34架飞机,船厂生产设施几乎都遭到了破坏。

      战斗一打响便异常惨烈,日军凭借着炮火优势和空中支援,快速向前推进。陈日初所在的3营负责防守,面对黑压压如蝗虫般冲上海滩的日军士兵,如雨点般飞来的子弹和火光四溅的弹片,第一次参加战斗的陈日初有点紧张,但很快便镇定下来了,他伏在战壕中不停地瞄准敌人射击,尽管猛烈的炮火不断在身边爆炸,不时有战友中弹受伤或牺牲,却没有一人后退一步,大家早将生死置之度外。

      时隔70多年,陈日初对这次战斗的情景依然记忆犹新,能够亲手开枪消灭日寇,为牺牲的战友报仇,他感到很解气,只是对手中的老旧武器感到很遗憾,“当时部队配备的枪支大部分是汉阳造和中正式步枪,不但枪支老旧,射击精度也差,本来瞄的很准,可子弹飞出去就偏了方向,如果能够换一把好点的枪,战斗会打得更好。”

      这场战斗总共进行了两天,期间,日军一度攻占马尾,但在我军的有力反击下又迅速夺了回来。最终,日军因为后勤供应不济,留下了一百多具尸体灰溜溜地逃了回去,而我军也牺牲了近三百人,陈日初在这次战斗中光荣负伤,左腿嵌入一枚弹片,随即被送到医院养伤,20多天后痊愈返回连队,此后便驻守在福州古田县,一直到1945年日本宣告投降。

      前往台湾接受日军投降

      对于经历了太多苦难和痛苦的中国人民来说,1945年8月15日可是一个难忘的日子,骄横不可一世的日本侵略者终于投降了,胜利的消息传来,举国欢庆,人们敲锣打鼓,鸣放鞭炮,热烈祝贺。

      而此时的陈日初正随同70军107师日夜兼程开赴宁波,“没有汽车,没有火车,我们全靠两条腿,背着行李枪支一路走去,整整走了半个月。”在胜利消息的鼓舞下,穿着草鞋走这么长的路,陈日初和战友们一点也不觉得累,都在憧憬着胜利后的幸福生活。9月到达宁波,随后前往慈溪,走到奉化时又接到命令返回宁波待命。

      10月1日,107师奉命启程前往台湾接受日军投降。出发前,部队还每人发了一双力士鞋。陈日初等人怀着兴奋的心情登上美国军舰,在海上航行了3天3夜抵达台湾基隆,驻扎在当地日军空出来的营房。而从来没有海上乘船经历的陈日初却严重晕船,7天7夜都没吃一点食物,只能喝白糖水。

      一个星期后,部队开进台北,受到当地市民夹道欢迎,被日军压迫50年之久的台湾民众对中国军队的到来热烈欢迎,一路的掌声、欢呼声和鲜花让107师官兵感动不已。特别是10月25日,日军投降仪式在台北市公会堂举行,陈日初担任警戒任务,闻讯而来的市民围满了公会堂四周,人们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神情,都想亲眼看看曾经不可一世的日军是怎样缴枪投降的,那种喜庆激动的气氛也感染了正在执勤的陈日初,“这一天来之不易呵,八年抗战多少将士付出了宝贵的生命,终于换来了今天的胜利!”

      随后便是军需物资的清点移交工作,至12月,枪支弹药移交完毕,日军遣散回国。46年1月,陈日初随同部队驻守台北松山机场,5月驻守新竹县机场。因为他曾经读了两年半私塾,被提拔为军需上士,在连部管理伙食。

      再后来,第70军改编为第70师,隶属台湾警备总司令部,军长陈颐鼎任师长,107师师长黄国华任副师长,原第107师改编为整编第107旅。在这次整编中,陈日初和另外10多名战友退役,回到了老家荣山镇。

      国家强大才不被外敌欺侮

      作为一名曾经亲身参与过战斗的抗战英雄,陈日初在荣山镇可谓家喻户晓。然而,就因为那段在台湾的经历,在文革时期却受到冲击,被看作是有海外关系,受到批斗,穿白马褂,跪在会场上,没有一点尊严;1953至1956年期间,原本在临川县公安局工作,也因此受到影响,最后被分配到食品公司在展坪工作,再后来进入供销社直到退休,至今还住在供销社破旧的平房里;还有,尽管他工作负责,追求上进,只因为曾经当过国民党兵却始终没有能够入党。

      所幸,陈日初是一个心宽豁达之人,面对这些人生坎坷,他没有抱怨,“想想当年在马尾战斗中牺牲的那些战友,他们是那么年轻,而我能够活到现在,已经算是幸运的了,还有啥想不开的。”也许,这正是他能够健康长寿的主要原因吧,已经91岁的人依然精神矍铄,看上去只有70岁。

      采访中,陈日初说得最多的就是“只有国家强大了才不会被外敌欺侮。”他还谈到在台湾受降时发生的一件事,“刚到台北时,我和几名战友在街上迷路了,看到一辆日军卡车开过来,便随手拦下并写了一个地址交给司机,结果这名日军司机很客气地将我们送到部队营房。”陈日初的话令人深思,如果中国不是战胜国,这名日军司机会如此客气吗?

      看到今天的中国日益强大,人民的生活日益富裕,陈日初感到非常欣慰,同时他也希望年轻人要牢记70年前的这段惨痛历史,前世之事,后事之师。只有铭记这段历史,我们才会更加珍惜今天的和平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