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抚州频道 >> 专访

访抚州市崇仁县抗战老兵曾汉庭

     

      文、图 章卿波 记者:李诗

      一段尘封70年的记忆;

      一位耄耄之年的老人;

      岁月的长河湮没了多少波澜壮阔的往事;

      再回首那段硝烟弥漫的峥嵘岁月;

      白首老翁依然热血沸腾、豪气干云;

      采访抚州市崇仁县航埠镇下章村曾家组的曾汉庭老人,记者一直心情沉重,曾经风华正茂的抗战老兵如今已是风烛残年,昔日的战场旧伤和所谓的历史遗留问题严重摧残着老人的身心健康,采访过程中几度气喘歇息,对于70年前的那段往事已是语焉不详,在其艰难的回忆和子女的拼凑下,记者好不容易复原了70年前那幅激情燃烧的历史画卷……

      出身寒门

      今年89岁的曾汉庭家住崇仁县航埠镇下章村曾家组17号,小时候的曾汉庭家境贫困,家中7兄妹,曾汉庭排行第五。在那个年代,这样一个贫困的农户家庭,光是把7个孩子拉扯大已属不易,还要供养曾汉庭及另一个兄弟读书,其艰难可想而知。而这种清苦生活和淳朴家风也培育了曾汉庭坚韧执着的性格,少年时代的曾汉庭勤奋刻苦,成绩优异,更兼写得一手好毛笔字,常有乡邻找他题写对联等。

      按照父母的想法,喝了这么多年墨水的曾汉庭将来定能出人头地、光宗耀祖,最不济也能在城里找份体面的差事,不用再靠天吃饭在土里刨食。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考入崇仁县一中读书的曾汉庭眼界开阔了,思想也成熟了,他开始密切关注国家的命运和抗战的形势,对日军在中国国土上肆意践踏、烧杀抢掠极其愤怒,对国民政府消极抗日及抵抗不力深感不满,同时也对中国的命运深感忧虑。

      时间进入1944年,曾汉庭升入初二年级,这一年,中国国内的抗战形势日益恶化,国民党军“豫湘桂会战”各战区作战均以失败告终,国民政府一共损失军队60余万,损失武器数千吨,弹药3万余吨,超过了国民政府军工企业一年的全部生产能力,新沦陷了10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被日军占领了4个省会和146座中小城市。面对抗战以来最困难的局面,国民政府痛下决心对军队进行整改,计划补充新鲜的血液,意图一点到面从根本上改变军队的素质,发出了“一寸河山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鼓励广大知识青年参军入伍,组建青年军,保家卫国。一时间,从中央到地方,从政府到学校,到处都在宣传号召知识青年报名参军。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年满18岁的曾汉庭作出了弃笔从戎、保家卫国的决定,而与他一同报名入伍的同学就有10多名。

      弃笔从戎

      从1944年秋天报名,至次年初正式入伍,等待了几个月,曾汉庭终于如愿以偿成为一名青年军军人。而为了鼓励更多的知识青年加入青年军,政府和学校给予了曾汉庭他们很大荣誉。不仅胸戴红花,鸣放鞭炮,更有崇仁县县长王良基亲自步行送他们到秋溪集合,然后再到黎川进行集训,这些都给年轻的曾汉庭极深的印象,多年后回忆此事,依然历历在目,感慨不已。

      应该说,国民政府及学校进行的这种宣传动员还是颇有成效的。不仅是曾汉庭所在的崇仁县一中,在全国各地都涌现了知识青年踊跃报名参加青年军的热潮。据相关资料显示,至1944年底,报名人数已达125500人,几乎所有国统区省份都有人员积极应征。其中大中专以上在校学生15500人,这些学生不仅包括来自国民政府军工专门学校的学生,更多来自西南联大等普通学校,而当时的中国4亿5千万人民中大学生仅有64097人,高中学生116771人,初中学生586985人,由此看来,当时知识青年们的报国热情还是很高的。

      在黎川县横村集训的五个月,让曾汉庭的人生开启了一片新天地,在这儿,他不仅结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新朋友,更增长了见识,学到了不少新知识。

      据曾汉庭回忆,到横村后,他被编入青年军208师工兵营三连一排三班,师长黄珍吾。作为一支新组建的部队,青年军的装备和结构完全按照美国军队标准进行,除了装备有全套的美式武器,还分设多个军种,不仅有步兵,还包括炮兵、通讯、工兵、运输、辎重以及医疗等其他特殊军种,曾汉庭和战友们每天除了接受教官严格的军事训练,还要学习各种专业知识和战斗技能,几个月下来,这些曾经的文弱书生变成了标准军人。

      毋庸置疑,这样一支装备精良的部队如果到了抗战前线,定能建功立业,发挥重要作用。

      不过,在曾汉庭看来,青年军与国民党其他部队的最大区别并非只是装备上的差异,还在于士兵的文化素质都非常高,从军的目的也非常明确,“就是为了国家和民族,保家卫国,驱逐日寇。”而这样的部队又怎是那些到处抓壮丁成立的部队所能比呢!

      老兵暮年

      1945年秋,日本无条件投降,让中国人民欢欣鼓舞,也让曾汉庭抗日报国的心愿落空了,不免有些遗憾,“未能同日寇开战,实属憾事!”。此时的他正随208师途经建阳、建瓯前往福建南台,驻防江边村。

      此后,有消息传来,208师即将派往台湾,但随后又改为207师。在江边村驻防3个月后,曾汉庭于1945年底被派往杭州余杭接受预备军官培训半年,1946年至北平担任班长训练第二批青年军新兵。1948年初,再调任62军95师工兵连三排少尉排长。而此时的国内战争形势已经急转直下,人民解放军先后进行了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基本上歼灭了国民党军主力,解放了长江中下游以北的地区。1949年4月21日,毛泽东、朱德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在随后的上海战役中,曾汉庭受伤被俘,在解放军医院养好伤后,被送到苏北如皋解放军军官教导团,接受了半年教育后被遣送回乡,此后一直在家务农至今。

      和许多当过国民党兵的抗战老兵一样,曾汉庭解放后因为历史遗留问题吃了不少苦。1958年因为在国民党部队当过连长被判有期徒刑3年;三查四清运动中被挂黑牌游村示众;作为四类分子,乡里和村里修水利、铺路、挑粪等派义工总是少不了他,就连儿女们也都因此受牵累被歧视……

      不过,让曾汉庭欣慰的是,1987年,崇仁县人民法院终于宣告他平反无罪,还了他一个清白。而且从去年3月开始,抗战老兵公益基金会每月援助他500元,再加上他和妻子两人每月55元的高龄补贴,虽然生活依然清苦,老俩口至今还住在老旧的祖屋里,但他还是感到很满足。

      回首70年的往事,如今已是耄耄之年的曾汉庭老人最大的遗憾便是“虽有报国心,未遇报国时。”每当闭上眼睛,70多年前响应号召、胸戴红花参军抗战的一幕便又浮现在眼前,耳边仿佛又响起了“一寸河山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宣传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