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抚州频道 >> 专访

一段尘封70年的抗战往事

      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8月10日讯(卿波 记者 李诗 报道)在我们的脑海深处总有那么一些令人难以忘怀的往事,虽然历经岁月长河的冲刷,却始终记忆犹新,恍如昨日;

      而在抚州市东乡县孝岗镇张坊下岭村抗战老兵张学科的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一幕莫过于当年亲身参与了南京日军投降仪式,亲眼目睹了曾经骄横凶残不可一世的日寇缴械投降。70年过去了,这一激动人心的历史时刻依然历历在目,那一声声发自肺腑的胜利欢呼声依然音犹在耳;

      近日,记者一行驱车来到东乡县孝岗镇张坊下岭村,见到了这位历经沧桑岁月依然聪敏健旺的抗战老兵,听其讲述那段鲜为人知的抗战往事……

      20岁被抓壮丁入伍

      1923年,张学科毫无选择地降生于东乡县长林乡(现为孝岗镇)张坊下岭村一户贫苦农家。因为兄妹众多,身为长子的张学科自然而然地从小便担负起家庭的重担,自12岁开始,他就和大人们一起下地干农活。全家人总共种了10多亩田地,却都是无人问津的荒山野地,尽管一家人起早贪黑地辛勤劳作,也只能够勉强混饱肚子。在张学科幼年的记忆中,最难以下咽的饭食便是用一种野果子磨碎了做成的豆腐,味道又苦又涩,每次吃饭都是勉强咽下肚去。

      就是在这么困窘的境况下,父母亲还是勒紧裤带省吃俭用供张学科念书,以期他将来能有个好前程。张学科先是在三区东小读完小学,然后又满怀憧憬地进入南桥中学,那年头农村孩子读书的很少,张学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可是好景不长,只读了一个学期,又赶上叔叔与父母分家,因为家中缺少劳动力,迫于无奈,张学科只好辍学回家种田。

      在张学科20岁那年,因为国内抗战形势紧张,国民政府加紧征召兵员,四处抓壮丁,光是张学科所在的下岭村23户人家便一次性抓走17名青年去当兵,虽然后来逃回来4人,但仍有7人一直杳无音信。据张学科回忆,那时候有钱人家只要缴600元钱便可免一年兵役,而他家一贫如洗,根本拿不出这笔钱来,便只有听天由命。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张学科来到当时的南抚师管区参加集训。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走出家门,面对一个全新的陌生环境,张学科既感到新鲜又有点紧张。每天,张学科都要接受严格的队列和战术训练,生活枯燥而又单调,所幸在这一批兵员中,东乡籍青年便有70多名,其中有两三个是张学科平日里熟识的,在此见面大家都很开心。

      将近一年紧张的集训结束后,张学科和另外17人经过严格挑选,于次年8月分配到宪兵15团第一连,随同团长张沐豪从南城县株良镇出发,来到广丰县团部驻地。两个月后,日军入侵浙江衢州,局势骤然紧张起来,张学科又随部队驻守赣南石城县。

      亲历日军投降签字仪式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与此同时,部队接到命令,前往南京下关。

      张学科即将迎来他从军以来人生中最为辉煌的一刻,他要随同部队前往南京参加接受日军投降仪式。当部队行至浙江衢州时,因为桥梁已被日军破坏,便改为乘船,然后再步行至金华,乘坐火车到上海,在候车大厅住了一晚,再乘坐火车至南京下关。这一路辗转行来,费尽周折。

      尽管来之前已经有了思想准备,但下关的情景还是出乎张学科等人的意料之外,到处是残垣断壁,瓦砾焦土,昔日繁华的六朝古都已被侵略者焚毁一空!此情此景让张学科等人愤怒不已,而更让他们惊讶的是,还有不少荷枪实弹的日本兵也驻扎在此。为防不测,团长张沐豪命令大家晚上不能睡觉,全部上好刺刀、子弹上膛,防止日军前来偷袭。所幸一夜无事,张学科度过了从军以来第一个不眠之夜。第二天,蒋经国率领十万青年军前来,紧张的局势才有所缓和。第三天,何应钦前来南京接受日本投降,团长张沐豪亲率两个连的士兵前去机场迎接。

      1945年9月9日9点,一个载入史册的日子,一个让饱受屈辱的中国人扬眉吐气的时刻,中国战区日军投降签字仪式在南京中国陆军军官学校大礼堂原址隆重举行,包括盟国军官及中外记者近千人共同见证了这一历史画面。当驻华日军最高指挥官陆军大将冈村宁次将降书送呈何应钦并恭恭敬敬地鞠躬行礼时,中外记者一片忙碌,争相用手中的相机记下这个历史瞬间。此时此刻,张学科和战友们正持枪伫立在受降台下三米处担任警卫工作。目睹此情此景,年轻的张学科心潮起伏,激动的心情难以言状,“八年抗战,多少中华儿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终于盼来了今天的胜利。”

      第二天,张学科和战友们奉命来到下关日军军火库,负责收缴日军的枪支弹药。这是一个700多平米的大仓库,足以容下上千人,张学科和两个班的战士威严地持枪守候在大门两旁。在中国士兵的监视下,日军士兵耷拉着脑袋排着队一个一个进去,缴完枪后再从另外一个门出去,直接到码头上坐船回日本。缴枪清点工作从下午1点钟开始,一直持续到夜晚8点以后才结束,偌大的仓库里堆满了三八式步枪和手榴弹。看着日军士兵垂头丧气灰溜溜的模样,张学科第一次感受到作为一名中国军人的尊严和自豪。

      祖国强大人民才幸福

      抗战胜利后,张学科先后随同部队驻守过江苏镇江、无锡,以及江西庐山、九江等地,后又至南昌,一直到1948年11月,部队启程赴深圳。此时张学科已升为上等兵,他从部队行军地图上猜测此行可能要去台湾,挂念着家乡的他便在一个夜晚以看戏为借口悄然离开部队,回到家乡以种田为生。

      这么多年,张学科早已习惯了这种平静的乡村生活。侄女婿艾建福告诉记者,自从86岁那年摔跤把股骨跌断以后,张学科便与大儿子一起吃,如今已是93岁高龄的他四世同堂、儿孙绕膝,安享天伦之乐。特别是第四个儿子在省中医院做医生,懂得医术,常常惦记着老父亲的健康,隔三差五都要回家来看看。而在村民们眼里,张学科是一位性格随和、豁达开朗的老人,对村里的公益活动也很热心,乐于助人。

      采访中,张学科老人还谈起当年到南京参加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时的一件事,记得刚进南京城时,老百姓纷纷自发走上街头,夹道欢迎中国军队,热烈欢呼胜利,那种发自肺腑的喜悦感染了在场每一个人。当走过一个街头时,老百姓还告诉他们,以前,日军在这儿设置了一个哨所,每天都有日本兵牵着大狼狗对过往行人进行盘查,大伙从这儿经过都要低着头,不然的话日本兵便会纵狗咬人。

      时隔70多年,回忆起当年日军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老人依然义愤填膺。他告诉记者,在他18岁那年,日军曾在东乡县孝岗镇枪杀无辜村民,将4名村民当作枪靶子残忍杀害,并抓走一年轻人。这件事给张学科触动很大,“只有祖国强大了,人民才能过上幸福的日子,如今的年轻人要牢记70年前的这段惨痛历史,珍惜当前的和平生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