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抚州频道 >> 专访

访百岁高龄抗战老兵王臣

      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4月28日宜黄讯(记者 方云 李诗)4月26日上午,对于今年98岁高龄的王臣老人来说,是一个非常不平凡的日子。在江西抚州市宜黄县一饭店的大厅里,坐满了50余名志愿者,他们正在给王臣过百岁生日。王臣究竟是何许人也?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志愿者前来为他共同祝寿?

      参军报国首战告捷

      1919年4月26日,王臣出生于河北省迁西县一村庄的普通农村家庭,和父母、妹妹过着务农生活,因家里贫穷,王臣自小没有读书。12岁那年,父母双双离世,他便由舅舅抚养成人,之后靠打长工为生。1937年7月7日,日军在北平附近挑起卢沟桥事变,中日战争全面爆发。

      而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王臣老家旁的迁青平地区的抗日力量迅速壮大,成为了抗日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一地区,村村都有中共的基层组织,少数村庄还建立了抗日武装,他们配合主力部队破坏日伪的交通,传递情报,开展游击战争。日寇对这个地方既恨又怕,经常进行大规模扫荡,日本帝国主义在这一地区的屠杀暴行令人发指。位于迁青平抗日根据地内的九虎岭村,曾两次受到日寇的血洗,数次遭到劫难,其中1943年1月的一次最为惨烈。此次日寇共抓捕民众19人,14人被当场杀害,其中有的被打碎下颌致死,有的被按在地上挖去双眼,有的被挖去心脏,有的用三角尖木棍穿透胸膛钉在地上钉死,残忍手段令人震惊。不仅对成年人如此,对未满周岁的婴儿也不放过,一名刘姓村民有个8个月大的孩子,被日本宪兵从其母亲的怀里夺去,致活活摔死。由于日寇的残暴杀戮,这个仅30来户的小村庄就绝户了7家。

      看着被无辜残害的同胞,王臣彻底愤怒了。1943年,他毅然离开妻儿,报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迁青平地区游击队,投身到抗日战争中去。

      王臣说:“游击队成立后,分别驻守在迁青平地区的重要路口。1943年,日军集中数万人对晋察冀根据地实施扫荡,游击军扼守迁青平一带,同日军展开激战。记得当年在一座石桥上面的山岭打埋伏,日本鬼子一过桥,我们就开火,我们的机枪、迫击炮、掷弹筒一起砸向鬼子,打死不少小鬼子,这次战斗打得十分激烈,打退日军十几次进攻,没让他们前进一步。始终守在阵地上,这是我们游击军成立以来首次对日军作战,当时听说要与日军作战,大家都非常兴奋,从上至下都憋着一股劲,把对日军的仇恨都发泄出来,战前,指战员们纷纷表决心,要打好这一仗,向边区人民献礼。那场战斗激战一天,日寇也没有攻进根据地,被迫撤回,取得了游击军成立后对日作战的首场胜利,受到了军区通令嘉奖,同时,游击军的名声在根据地传开,人们纷纷加入游击队,游击队伍迅速得以扩大”。

      为国抛头颅洒热血

      虽然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可当年的战争情景对于老人来说依然历历在目。王臣告诉记者,战争的惨烈是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们难以想象的。

      1943年8月份的一天,王老所在游击队三个连的兵力在该区罗屯村一公路旁伏击日寇,可王老和其他战士在那一直埋伏了一天,都没有日寇前来,于是开始撤离,谁知,当队伍撤至一条河旁时,被日寇发现,1000多名日军赶来追击。由于受到日军包围,游击队迅速向东撤离,双方激烈交火。王臣的游击队以最快的速度占领了河边一个山岗,一场壮烈的战斗就此开始了。1000多日本鬼子向他们这个连的阵地汹涌卷来。整个山顶都被打翻了。敌人的武器装备比王臣所在的部队要先进。敌人用汽油弹的火焰把这个阵地烧红了。但游击队员们在这烟与火的山岗上,高喊着口号,一次又一次把敌人打死在阵地前面。敌人的死尸在山前堆满了,血也把这山岗流红了。可是敌人还是要拼死争夺,想把游击队消灭。这激战整整持续了一天一夜,最后,一些游击队员的子弹打光了。敌人涌上来,占领了山头,把他们压到山脚。敌人的飞机掷下的汽油弹,把他们的身上烧着了火。这时候,游击队员把枪一摔,身上、帽子上冒着呜呜的火苗向敌人扑去,把敌人抱住,让身上的火把日本鬼子烧死。战后,这个阵地上,到处是烈士们的尸体,烈士们做着各种各样的姿势,有抱住敌人腰的,有抱住敌人头的,有卡住敌人脖子,把敌人捺倒在地上的,和敌人倒在一起,烧在一起。还有一个战士,他手里还紧握着一个手榴弹,弹体上沾满脑浆,和他死在一起的敌人,脑浆崩裂,涂了一地。另有一个战士,他的嘴里还衔着敌人的半块耳朵。在掩埋烈士们遗体的时候,由于他们两手扣着,把敌人抱得那样紧,分都分不开,以致把有的手指都折断了。

      最终游击队在十多公里外的一山头成功撤出。此次战斗日寇损失惨重,游击队三个连的兵力也只剩下不到一个连,虽然王老幸运地活了下来,可身旁的许多战友却再也没有醒过来。“这就是战争的残酷,但是我们甘愿抛头颅洒热血”,王老深有感触地说道。

      亲身经历日军受降

      王臣说,战场上他自己也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在一场战役中,他差点丢了性命。那次,他所在班的班长腿部受了伤,为了救他,王老便搀扶着班长一起走,突然一颗手榴弹落在了王老附近,王老头部、腿部瞬间被炸伤,大腿骨头都清晰可见,他只觉眼前突然一片花白,倒在了地上。随后,在一名村民的帮助下,王老和受伤的班长爬到了较为安全的山头。受伤的班长被其他战友转移走了,王老则被另一名在此开荒的村民背着走过好几座山头,最终到达部队的卫生所。

      受伤严重的王老在卫生所治疗了近一年时间,可就是深受重伤,也得每晚跟着部队转移,以躲避日寇的追击。一天,在一次转移中,王老和其他几位伤员因未能及时转移,差点被日寇所擒,幸得一位老乡将他们藏在了地窖中,才得以逃过一劫。在伤势稍有好转后,王老和其他伤势较轻的伤员又承担起照顾重伤员的任务,并随时准备投入战斗。

      1944年冬季,伤势基本痊愈的王老回到部队,1945年,迁青平支队改为冀热辽军区51团,王老更奉命随51团出关接受日本受降。1945年9月的一天,晨曦初透,隐约可见的街道上,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戒备森严,禁止行人随意走动。上午八点左右,吉普车、大卡车首尾相接,从东向西,满载全副武装的军人向受降点疾驰。九点左右,日军的投降代表和他的几名下属军官先期到达会场。接着以八路军为代表的各部长官以及美国顾问组等受降人员,来到会场,还有当地的一些知名人士,陆续前来参加受降仪式。

      受降仪式开始时,鸣礼炮18响,接着中日代表作了简短的讲话,随后,八路军代表代表中国签字受降,日本代表代表日军签字投降,签字后,日本代表面向在场中国军民,后退三步,鞠了九个躬,并把佩戴的指挥刀双手举过头顶,交给主持受降的八路军领导,正式投降。

      受降仪式结束后,侵华日军分别将日军军需仓库、日军兵营,向受降的中国军队缴械并办理军需物资的清点移交手续。

      王老说道,他永远都会记得接受日本投降的那天,他和战友都异常激动,因为这一天,是由无数战友付出生命的代价换来的。

      1945年10月,51团调至赤峰成立了十九分区,王老任区党委警交队二班班长。1946年,参加多年抗战的王老加入中国共产党,1949年他随军至锦州集中学习,10月调宜黄公安中队任中队长,抗战经验丰富的他又多次参加剿匪,保卫一方平安。1955年,王老从县公安中队转业,先后在宜黄县人民政府、县粮食局等单位工作。

      志愿者为老兵庆生

      4月26日,得知有志愿者要来为他庆祝生日,王臣老人一大早便将抗战纪念章别在胸前,并在沙发上紧张地等候着。不久后,志愿者们推开大门,出现在大伙儿面前的老人肩背虽已佝偻,但精神依然矍铄。见到志愿者们,老人赶紧从沙发上站起,他深陷的眼窝里饱含激动的泪水。抗日战争胜利已70年了,硝烟散尽,战火已熄,当年枪林弹雨的战场或已变得高楼林立,而老人每每回忆起曾参加过的抗战往昔岁月,总是拳头紧握,落泪哽咽。

      如今,王老已是四世同堂、拥有近30个子孙。王老的二儿子王建华告诉记者,老人除了的耳朵有些听不清,身体依然硬朗没有任何慢性病,这是自己和家人最高兴的事。“现在每天老人还会拄着拐杖在附近走几个小时,我们这些年轻人可能都做不到。”老人的小儿子笑着说道。而且,老人的记忆还特别好,每年交党费的日子他一直都记着,一到时间他便会提醒家人一定要按时替他缴纳。

      关于志愿者为王臣庆祝生日,正是源于关爱抗战老兵抚州QQ群。该群的负责人李节仁告诉记者,他从去年便开始寻找抚州市的抗战老兵,以记录那段不能忘却的峥嵘岁月。王臣是他在抚州市找到的第13位抗战老兵,当得知4月26日恰巧是老人的生日时,为他好好过个生日的想法顿时产生。

      在饭店的大厅里,坐满了来自弧基金爱心协会、一路有你爱心公益团队、人间真情爱心群、关爱抗战老兵抚州QQ群的50余名志愿者,他们来自抚州市、东乡县、临川区、宜黄县等地,大伙儿相聚宜黄,共同出资,按照当地百岁提前过的习俗,为老人置办了百岁生日会,给老人订做了人生第一个三层大蛋糕,献上漂亮的鲜花,善于书法的志愿者为老人当场书写祝福对联,看着眼前的一切,坐在大伙儿中间的王臣老人眉眼带笑。“抗战老人曾为了祖国在沙场上浴血奋战,今天我们就希望尽自己所能,让老人快乐地度过每一天。”一位特意从南昌赶来的志愿者说道。

      在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在充满祝愿的生日歌声中,老人的心中充满感慨。望着闪烁的烛光,王臣的眼睛一片湿润,在烛光中,他仿佛看到那些与他一起浴血奋战的战士,耳旁传来战场上厮杀的喊声……

      老人说,他要把这首生日歌,送给为抗战胜利而付出生命的无数战友,也送给我们伟大祖国,祝我们的祖国繁荣昌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