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抚州频道 >> 今视时评

“酒具清洗费”是否该收?

      去年,全国首例“开瓶费”案在成都开审轰动一时。10月29日,四川成都武侯法院又受理了一起类似的案件,但开瓶费已不叫开瓶费,而叫“酒具清洗费”。10月2日,成都市民黄先生因自带两瓶白酒,在卞氏菜根香旗舰店消费后被收取100元的“酒具清洗费”(据11月1日《华西都市报》)。

      显然,所谓的“酒具清洗费”实际上就是过去被法院和消协明确属于“霸王条款”而被禁止的“开瓶费”,酒店是否该收“酒具清洗费”似乎没有什么可值得讨论的。但是,在酒店向消费者明确告知,且有店堂公示的前提下,已经给进店消费者留下选择的空间,从这一角度来看,无论收取“开瓶费”还是“酒具清洗费”,都应当属于正常的市场行为,如果市场运行不正常,依靠行政权力和选择性的适用法律进行干预,很可能会“按下葫芦浮起瓢”,正如四川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陈实认为的那样,如果不收“开瓶费”,商家会以提高菜品价格的方式,转嫁给不带酒水的顾客身上,这对其他顾客也会造成不公。而且提高菜品价格是正常商业行为,不违反任何法规,消费者受到侵害的范围不仅更大更深,即便诉讼法律,也很难有胜诉的希望。

      市场规则是商家与消费者的共同“游戏”,有悖市场规则的任何制度和权力介入,对市场的健康发展都是一种伤害。实际上,无论以往被禁止的“开瓶费”,还是变相而来的“酒具清洗费”,甚至是让消费者有苦说不出的“包厢费”,不仅是一种市场行为,且更是市场正常选择的结果。在充满竞争的市场中,商家与消费者在“买卖”中实现一个动态的平衡,而在这种“平衡”中,只有适应消费者的商家才能够不被市场抛弃,大部分商家既不收取“开瓶费”也不收取“包厢费”甚至对自带酒水者也是热情向迎,正是因为自己受各种商业资源的局限与同样消费者需求有了共同的平衡支点,收取这些费用反而会让自己失去市场重心难以生存。而一部分高档酒店,由于大投入等自身商业资源的雄厚,对消费者也有了足够的选择权,推出这些看似不合理的收费项目,并且更有消费群体与此相适应,这说明他们也有了被市场支撑的平衡点,是“存在即为合理”在市场中的充分体现,禁止这些“不合理的收费”打破这种平衡,商家必然在利益受损的同时,以其他更隐蔽的收费来保持这种“平衡”。

      其实,对于某些著名品牌商品的价格高企,明知道“物非所值”,消费者也能认同并接受,而对于服务行业某些“物非所值”的现象,一些消费者便诟病多多,实际上还没有真正领悟到市场的真谛,市场就是市场,品牌价值也不只是体现在固定商品上,同样也存在于服务行业,只要明码标价,不坑不骗,就不存在所谓的是否合理,对于服务行业的这些“开瓶费”“酒具清洗费”等看似不合理的收费项目,既是酒店对消费群体的选择,同样也给消费者是否进店消费留有自主选择的权利,消费者既然选择进店消费,拒绝已经明确告知的收费,对商家并不公平。

      显然,部分商家明码标价收取“酒具清洗费”或“禁止自带酒水”,只是商家对消费者的一种选择态度,在多样化的市场竞争中,这种行为既不算“霸道”,亦不算“强制消费”,更与欺诈沾不上边,而且严格意义上也并不违法,我们一直在强调“行政归行政,市场归市场”,法规制度也是要确保市场的公平竞争,“开瓶费”、“包厢费”以及“酒具清洗费”等看似不合理的收费,也应当交给市场来选择,谁违背市场游戏规则,无论是商家还是消费者,最后都会“得不偿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