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抚州频道 >> 今视调查

贫困眼疾男孩为何获免费救治?

      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7月21日抚州讯(记者 李诗)15日中午13时,南昌大学附属眼科医院病房内,刚经过5个小时手术的抚州金溪12岁先天眼疾小孩黄智权刚完成下眼睑修复手术,此后他终于可以告别隔段时间就要擦拭分泌物、抹眼泪的日子,先天性眼睛发育不良的他无须再睁开眼睛睡觉了。

      奶奶许祥才在一旁小心地用棉签沾水替小智权擦拭嘴唇,脸上笑开了花,她做梦都没想过有医院能免费给孙子治病,3次大手术数万元的治疗费用,对于这个连唯一有的电器电风扇都转不动的家庭来说,犹如雪中送炭,许祥才心中有对南昌公益组织和热心人道不尽的感激。

      命运多舛

      自幼患眼疾母亲走失父亲入狱

      谈起自己的孙子,许祥才禁不住叹了口气,出生不到2天,智权本就患有精神疾病的母亲走失,再也没有回来过,家人起初到处找过未果。

      “20年前老伴就去世了,我们家人多为残疾,就属老大没有什么大毛病,可惜前年就死了。”似乎不愿回想起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残忍场面,许祥才嘴唇被咬的青紫。据介绍,她共育有三个儿子,智权的父亲黄庆(化名)患有小儿麻痹症,这辈子好不容易干了笔“赚钱的买卖”,许祥才还没来得及替儿子高兴,未料想公安找上门,她方才得知儿子盗卖电线犯了事。

      黄庆入狱那年智权2岁,被判有期徒刑8年,可以说智权2岁到10岁的生活里没有父亲,更别谈走失12年的母亲今生是否还能再相见。腿脚残疾的奶奶就在老家金溪县秀谷镇合源村替人做散工勉强维持生活,即便智权今年已经12岁,他仍在读小学3年级。

      因为天生患有眼疾,智权晚上睡觉连眼睛都闭不上,平常分泌物和眼泪隔一会儿就会流出来,12年来皆如此,整个过程无疑是痛苦的。

      家境贫寒

      为求学“偷”奶奶1元钱买铅笔

      2014年,刚开学的智权看着其他同学在练习写字,可是自己连根铅笔头都没有,放学回家后他偷偷从奶奶口袋里拿走1元钱,到村头小店去买了一支铅笔。

      然而,就是这个本来是好意的举动令许祥才十分失望,“再想买也要经过家长同意,私底下拿钱这种行为小孩子容易学坏。”对孙子失望的许祥才在既难过又心疼的情况下,以针扎的方式来“教育”智权。

      手上脸上被针扎出了很多小伤口,脸都扎肿了,这事引起了黄智权班主任徐瑞老师的注意,随后的家访徐瑞来到了智权家简易的老房子,家里唯一一台称得上电器的电扇却转不起来。

      回忆起当时看到的场景,这位19岁的班主任实在无法想象还有条件这么艰难的家庭。回去后,徐瑞在自己的空间里发表了智权的家庭情况,呼吁朋友家中如果有剩下的铅笔头或用旧的课外书可以捐献。就这样徐瑞的文章被转到了微博,给智权寄来崭新学习用品的好新人越来越多。

      爱心接力

      南昌医院免费为小智权做手术

      虽说智权有了学习用品,可眼疾仍旧困扰着他。“晚上睡觉从来没闭上过眼睛,由于很长时间睁着,隔一会儿就会有眼泪和分泌物。”许祥才从来不敢想有朝一日能攒够钱替孙子治病。

      就在智权的事情在微博上传开之后,南昌“一路有你”公益组织发起人毛小宝一次次前往抚州联系医院。

      “刚开始我是一个人去,后来跟着我去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都在替这个小孩找医院找救治办法。”毛小宝告诉记者,“我们先把小孩带到了抚州市人民医院,结果那边说治不了,建议送到省城的大医院就诊。”

      在毛小宝的一路有你爱心公益组织发起下,组织了120多人在抚州市举办了一场大型的募捐活动,共计募捐了近万元善款,一路有你公益组织负责人毛小宝把他带到了南昌后专家诊断给出结论,需要做三次手术,费用初步估计要几万元。就在大家仍在为这件事情奔波的时候,省卫生厅一位处长,同样是一路有你爱心公益组织志愿者廖淑娇女士将黄智权的情况跟南昌大学附属眼科医院易院长一说,易院长被一路有你爱心公益组织所感动,当即表示决定免费为小智权做手术,所有的费用都由医院来承担。

      据医院方面介绍,去年十二月,智权第一次手术完成后,因为有个手术材料需要从国外采购,一直等到今年7月才动第二次手术。智权的主治医生黄琴告诉记者,“小孩的眼睛先天性畸形,第一次做了内眼角韧带拉直手术,刚完成的手术给他植入了材料进行下睑修复,等到上睑再修复后就能恢复正常了。”

      当问及治疗费用,黄琴笑着称,“放心,我们一定会负责到底的,三次手术十几万元是要的。”

      满怀感激

      老太感恩帮助孙子的每位好心人

      麻药的效力过了,智权在翻动身体,许祥才在一旁安抚并小心地用棉签沾水替小智权擦拭嘴唇。

      谈起孙子的眼病再做次手术就能和正常人一样,在此之前她甚至连想都不敢想,这一切就像做梦一样。

      病房内,许祥才皱纹密布爬满老茧的双手紧紧拉住毛小宝,眼角泛着泪光说道:“谢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这些好心人,我这个连学都没上过的老太婆还不知道该怎么办。”

      许祥才说:“希望孙子以后学医,同样也要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