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抚州频道 >> 今日要闻

书法家何华兴 大器晚成

      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11月5日抚州讯(记者 方云 黄李诗)江西有座小城,叫临川。临川的美丽,不仅在于她的历史悠远、风光旖旎;还在于她婉约灵动的文脉和厚重的文化氛围。作为艺术奇葩的书法艺术,也正以它挹古扬今的瑰丽神奇,荡漾在抚河两岸,弥漫着诱人的书香魅力。这散发着书香魅力的人正是在临川土生土长的书法家何华兴,从他的作品、人品以及艺术造诣和追求上,可以窥见这位书法家身上所散发出的人格与魅力......

      年少有为天赋异禀

      江西临川,人杰地灵,素有“才子之乡”、“旴语文化之邦”的美誉,常是名人墨客聚会之地。历史上有不少名人学士来临川(抚州)任职和宦游:东晋王羲之、南朝谢灵运、唐朝颜真卿、南宋陆游等,曾在这里为官;宋代诗人黄庭坚、梅尧臣、范成大、明代思想家李贽、徐霞客也都来过此地游览常驻。《世说新语》和《诗品》的编著者刘义庆和钟嵘均袭封临川王。这些名人学士在临川都留下了大量遗墨华章,为闪光的临川才子群体增添了辉煌。

      何华兴,这位拥有众多光环的书法家,1954年就生在“才子之乡”,喝着悠悠抚河水长大,自小即与书法有着不解之缘。他在抚州临川大岗镇院前村生活了24年,种过田、当过民办老师,直到恢复高考,考进了江西师范大学中文系,他才得到机会进一步学习。记得小学时,当时的学校设有毛笔字课,他每天都会在老师的指导下完成毛笔字作业。课外闲暇之余,常以树枝为笔,大地为纸,练习书法。那时,沙地、雪地、甚至冬天屋里上霜的窗玻璃都成了他幼时习练书法的“宣纸”。这种爱好源自于受到他的父亲和爷爷的影响。每逢村里的红白喜事或过年,他的爷爷和父亲都会被村里的人请去帮忙,帮助书写对联,在这种环境熏陶下,从小就喜欢上了书法。13岁时,村里人便请他写春联,他的书法功底在那时就得以表现,受到了村民的称赞。

      当年,何华兴的父母为培养他成才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在6岁时便在父亲的指导下开始学习书法,小小年纪便每天坚持站立两个小时练习书法基本功,不断临摹学习大书法家的书法作品,尤其偏好王羲之、王献之的作品,十岁时临摹王羲之的《兰亭集序》令人赞不绝口,十三岁时便可以挥笔写下王羲之的草书《汴京南楼诗》。

      何华兴说:“小时候不懂事,都是在父亲的监督下练习书法,自己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书法,在学校,老师要我练我就练。在家里,父亲要我练字我也练。十一二岁的时候,自己开始厌烦每天重复的练习,有些抵触书法,不愿意再继续练下去,父亲理解我,没有逼迫我继续练习,让我休息了几个月。那段日子没有每天枯燥的练习,没有书法,没有墨香,这样的生活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般轻松快乐,反而像是缺少了一种熟悉的味道。看着曾经被我弃之如敝屣的毛笔,我又重新拿了起来,那一刻,自己倒像是拾起了久违的快乐”。

      随着年龄的增长,何华兴慢慢了解到书法是中国一门博大精深的艺术,蕴含了古代文化的精髓,便开始沉浸在书法的世界里,不断的吸取书法文化的养分,充实自己。之后不用父亲催促,每天自己都会主动练习。随着知识的不断充实,何华兴逐渐理解了中国书法的文化底蕴,知道中国传统书法艺术所传承的内涵,从而沉迷于书法。

      何华兴小时候的同学说,每次学校上书法课,何华兴的作品都会被老师拿出来,在课堂上讲解,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夸奖一番,然后贴在教室后面的黑板报上,让同学们参观学习,每当想起这件事,何华兴的心里现在还会美滋滋的。

      重拾旧笔厚积薄发

      正当何华兴在书法的道路上辛勤耕耘时,国家恢复了高考,于是,父亲希望他离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希望他能跳出“农”门,考上大学,吃上一份商品粮。这在当时,考上大学能吃上商品粮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于是,他拿起生了尘的课本,把全部心思放在了预习课本上。功夫不负有人,通过刻苦的努力,最终他考取了江西师大中文系。那时,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由于“文革”的缘故,这在当时是件很普遍的事。何华兴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学习上,每天课余时间都在图书馆渡过,他要把文革中浪费的时光好好补起来,让自己在知识的海洋中尽情遨游。

      寒来暑往,转眼,四年的大学生活就结束了。毕业后,他分配到抚州崇仁师范学校当起了一名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后来又走上了领导岗位。工作期间,他又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教学与教研中,迫使他再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拿起毛笔书写,就这样,一晃就是二十多年。

      2007年,五十三岁的何华兴从领导岗位上退了下来,于是重新泼墨铺毫,开始系统练习书法。他从网上、书店购得历代诸多名家字帖。“每天早上6点准时起床开始练习书法,一写就是4个小时以上,这个习惯一直保持至今。”

      何华兴极具书法天赋。刻苦临帖,善于读帖,同时阅读了大量的古代名家书论。也曾带着自己的作品向书法大家虚心讨教。七八年韶华,弹指一挥间。何华兴终有所成。观其作品,开阖大度,字体多变,成一家之风。

      江西抚州市赣东路桥有限公司的谢小辉说:“何华兴的书法字字如信手拈来,字形或俯或仰、或疏或密、或正或倚、或穿插或挪让、笔墨或枯或湿、或浓或淡、或粗犷或纤细、或流畅或生涩,笔路自然,绝不拖泥带水的一根根线条和笔画,把无限的欣悦与回味恰如其分地散入人和方寸之中。观看何华兴的书法创作是一种高品位的艺术享受。他的书法笔力雄健,富有气势。或楷或隶,或行或草,都能根据文意,各尽其妙,别具神韵。尤其是其作品的字体结构创意独具,无论是‘海纳百川’还是‘上善若水’,‘厚德载物’还是‘公生明廉生威’,都能将汉字的象形、会意巧妙结合,将行楷草隶篆等多种字体和谐自然地融入到一起,从而成为别具一格的自创书体。他的书风立足传统法则基础上去力求创新,富有鲜明而特殊的个性、艺术性、时代性。其用笔,刚柔相济,筋骨内涵,极具力道之美。既有古朴原茂的书风韵味,又充满浓郁的传统文化的艺术特色”。

      由于不断地努力和钻研,再加上自小就有书法功底,何华兴的书法技艺有了飞速的提高,其草书、行书、隶书、篆书作品不仅在全国各大书法比赛中多次获奖,很多地方的博物馆都对他的书法作品进行了收藏。2011年,他获得江西省公路系统纪念建党90周年书画摄影比赛书法类第一名;2014年,他荣获第九届全国交通运输职工书画大展书法类二等奖......他的书法,还受到了许多书法爱好者的青睐,登门求字者纷至沓来。甚至有国外的书法爱好者,向其索求书法。对每一个索字者,他总是慷慨大方,从不推诿,从不端架子,深得众人好评。

      淡名利我手写我心

      何华兴给人的印象就是低调、不张扬、有内涵。直至今日,何华兴仍然保持农民的纯朴本色,如果不是提起笔端、打开话闸,仅以貌取人,何华兴给人的第一印象活脱脱一个“山野村夫”。但细看,他眉宇间透出的那股文人特有的气质,足以让人感觉到他身上深厚的文化底蕴。

      何华兴认为,练书法不仅仅是修身养性,而且也是练意志和耐力,字写得好的人,心态平和,遇事沉着,不浮躁,不浅薄,在社会上安身立命而不随波逐流。书法练的是心境,首先先让心平静下来,才能专心致志,心无旁骛,所谓“心归于纯”方能“笔至于精”就是这个道理;心不平则字不平,字如其人。也就是书法和创作者的生理性格、心境有着莫大的关系,即表达着书法家不同的情绪、气质、内涵、修养等各个方面。‘笔在手中握,我手写我心’,把心、手、笔融为一体,做到心手合一、心手相应,就达到了娴熟和得心应手的地步。这,诠释了一个书法艺术家的内涵和气度,以及其书法功底的深沉与厚实。

      可以说,何华兴书法形式感强,从运笔结体到谋篇布局,都表现出了明显的创新意识和探索精神。“寄妙理于豪放之外,出新意于法度之中”。何华兴认为:“创新必须要‘有家可归’,要从传统中吸取精华,在传统的高度入古出新,在传统这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之中汲取营养。只有置身于传统艺术的土壤之上才能谈创新、谈发展”。细细品析何华兴的作品,从中可以闻到一股浓烈的人文气息,这和他早年积蓄的大学文化修养是有直接关系的。中国书法原本就是传统文人伏案写作之际以文化鼻息和生命情感,为用于表达自己内心情绪的笔墨线条注入了鲜活的生命、悸动的灵魂之后才诞生另一种视觉上的艺术,浸淫焕发着人文光彩。

      随着名气的增大,许多书法爱好者向他求教,何华兴介绍,练字首先要选经典的字帖,在众多经典的字帖中选择自己喜欢的风格练习,会更容易。另外很多人喜欢抄书式地从头到尾一遍遍地写,这样练字没有效果。正确的练习方法是每天练一个字,在写之前,要先揣摩这个字的结构和用笔,看好了之后再下笔,练字时也要时刻想着这个字的结构和笔法,达到闭上眼睛也能在脑海中留有印象,这样比每天写很多不同的字有效果。这个临帖的过程,要遵守循序渐进的原则,先对临,再通临,然后到背临,最后达到意临的境地。何华兴一边解说,一边在案几的宣纸上随笔写来,室内的灯光照耀飘着墨香的工作室,让人全身心陶醉在“古墨轻磨满几香”的氛围中。

      何华兴,在一个叫院前村出生长大的人,自嘲“院前村夫”,一个农民的儿子,凭着对书法特有的天赋,先后获得各种荣誉,在成绩面前,他没有满足,他深知学无止境,不进则退。这么多年来,他已经成了一个习惯,就像吸烟的人有烟瘾一样,他写字也上瘾。至今他仍坚持每天临池不辍。书法成了何华兴人生中无法割舍的一部分,在书法的世界里畅游,是他生活和生命中最快乐的事情。书法就像是世外桃源,在那里没有功名利禄,没有世俗纠缠,有的只是对书法执着、坚定的热爱。书法作为生活的寄托,以此来修身养性,陶冶情操,丰富晚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