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抚州频道 >> 抚州新闻

崇仁“说事堂”唱响和谐好声音

      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12月3日崇仁讯(周志华 章志辉 记者 李诗)初冬时节,走进崇仁县郭圩乡陂下村,一排排彩瓦粉墙的房屋,诉说着乡村的宁静;家家庭院门前五颜六色的花草,衬托出乡村冬日的美丽;村文化广场上休闲的人们,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惬意。然而,给人感受最深的还是村民和睦相处的邻里关系。

      陂下村有村民450多户、1800多人,住着廖姓和聂姓人家。按理说村子里家长里短的纠纷会不少,但你走进村庄所感受到的却是另一派景象:文明和谐新风扑面而来。原因在哪里呢?村委会主任廖毛孙一语道破天机:“这得归功于村里的‘说事堂’。自打我们村里创办了‘说事堂’,村民不论大事小事,有事就到‘说事堂’去说说,已成为村民们常挂嘴边的一句口头禅。”

      前不久,陂下村村民廖卿和与叔叔廖义孙因宅基地发生纠纷。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侄子廖卿和想利用爷爷留下的宅基地建房,但考虑到叔叔在宅基地栽了树,便找叔叔商量,答应用相应面积的田地置换或给予4000元补偿。但叔叔出于自己儿子将来要建房的考虑,没有应允。于是,侄子很是生气,大骂叔叔不近人情。脾气暴躁的叔叔一激便怒,提刀欲伤人。就在双方剑拔弩张的关键时刻,正在值班的廖毛孙闻讯赶到,将双方请到村里的“说事堂”。通过一番“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调解,双方很快就达成和解协议。

      同样,在今年新农村建设中,村里要兴建一个村文化休闲广场,要拆迁村民廖爱孙的部分旧宅院。廖爱孙情绪非常大,认为村里干部欺侮他,别家不拆,为什么偏偏拆他家的,分明是“柿子专找软的捏”。一度大闹施工现场,阻挠施工。为了做通工作,村干部把当事人请到“说事堂”,听诉求,明事理,找办法。最后,村里答应给他出钱另修围墙,但新砌围墙部分将作为村里文化长廊供村里长期免费使用。一场利益之争,最终以取得村民谅解而成功化解。

      以上事例仅是崇仁县“说事堂”处理纠纷、化解矛盾的一个缩影,从中却可窥见:小小“说事堂”,的确有着处事的大乾坤。在农村,家长里短、锅碗瓢盆的小事多如牛毛。然而,小事虽小,一旦处理不当,便会酿成大事件。轻则伤及邻里、亲人关系;重则暴发群体事件,败坏社会风气,甚至还伤及生命。由此可见,“说事堂”在调处化解村民纠纷中的作用“居功至伟”。

      那么,如此作用之大的“说事堂”是如何产生的呢?这事还得从几年前该县白陂乡桃里村两个村小组因水渠灌溉问题发生纠纷说起。当时,双方村民互不相让,剑拔弩张,闹到村委会也难以调解。村里个别有名望的族人建议到村祠堂去坐下“说事”。理由是祠堂是宗亲圣地,是神圣的地方,矛盾双方在那里议事不敢乱出口伤人,火气不会那么大,便于调解。果然,双方居然很快商定出了有利双方的条约,矛盾得以化解。

      当地党委、政府了解桃里村祠堂“说事”这一做法后,因势利导,立即在桃里村试点设立了全乡第一个村民“说事堂”,然后不断摸索、完善、推广。现如今,在崇仁县15个乡镇146村,村村建立了集矛盾纠纷调处、文化娱乐休闲、青少年教育宣传及妇女之家、老年人活动中心为一体的“说事堂”。大多数村子是利用村里的祠堂,少数村庄因为没建祠堂,就利用村文化活动室。特别有意思的是,个别村庄还设立了“说事堂”分会场,在村休闲广场凉亭设立了“议事廊”。抓住村民喜欢到村休闲广场纳凉、聊天、跳舞等时机,通过三五漫谈等随意说事的形式,将事、理、情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入脑入心,从而吸纳更多的村民变成“说事堂”的粉丝。

      现在,通过该县政法部门加以引导和规范,“说事堂”开通了“说事”热线,设有“说事”记录本,成立了调解委员会,建立说事议事制度,并聘请了村两委成员、老干部老党员及村知名人士等担任调解员。这样,大部分小矛盾、小纠纷、小隐患在基层很快就被化解,民风有了较大程度的好转。2015年第三季度该县公、法、检系统公众安全感、群众满意度测评由之前的全省后三,分别跃升到全省前五、全市第一。信访工作也进入全省先进行列。